中报窗口期,业绩预计大增的大东南可谓春风得意,“喜事”不止一桩,公司早前还迎来新主并成功脱星摘帽,可谓在本轮牛市前扫除了诸多障碍。曾经五里一徘徊,能否自此东南飞?让很多投资者关注。

半年报业绩预增近7倍

2020年7月7日晚间,大东南发布业绩预告称,预计今年上半年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3800万元至4500万元,同比增长645.35%~782.65%。大东南这份业绩扭转了自身颓势,可称亮眼。从已发布中报业绩预告的近500家公司财务数据看,大东南业绩预增幅度挤进前20名。

此前的6月3日,大东南刚刚被撤销退市风险警示。公司表示,目前主营业务盈利能力已显著改善,持续经营能力持续增强。2019年度,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6.46亿元,同比增长12.08%;归母净利润6019.88万元,同比增长42.24%;扣非后净利润4744万元,8年来首次年度转正。

其实大东南早在2019年6月27日便已经提交撤销风险警示申请,但时隔一年才被深交所审核通过。2018年5月2日起,该公司实行退市风险警示处理,2019年6月28日,*ST东南披露了2018年年度报告,称公司在报告期内实现归属净利润约为4008.76万元,追溯调整后为4232.09万元,*ST东南触及退市风险警示的情形已经消除。

在业内看来,大东南撤销退市风险申请迟迟未被批复,或与彼时公司正处在被证监会立案调查阶段有关。2019年12月30日,大东南收到证监会的处罚决定书,经查明,大东南涉嫌未按期披露定期报告、存在资金被占用未如实披露、存在对外担保未如实披露、存在共同借款未如实披露等行为的违法事实。

目前,大东南已被撤销退市风险警示,这对因公司虚假陈述而受损的投资者来说是一件好事。根据相关司法解释,如果投资者于2017年4月27日至2019年5月10日上午收盘前买入大东南,并在2019年5月10日下午开盘后卖出或继续持有并曾产生一定浮亏(无论是否解套)均可发起索赔,您只需将姓名、联系电话与交易记录(建议为Excel文件)发送到weiquan@hongzhoukan.com的邮箱,参与由《证券市场红周刊》“民间维权”栏目组织的索赔征集活动,以维护自身合法权益。广大投资者在获得赔偿前无需支付任何律师费用。

大股东易主 经营存疑

近年来,大东南的主营业务发展波折不断。资料显示,大东南上市之初主营业务为塑料包装薄膜,公司于2010年、2011年两次非公开发行股票将业务拓展至新材料新能源领域,开始尝试第一次战略转型,瞄准了当时最热门的锂电产业;2014年,大东南又一头扎进当时最热门的游戏行业,通过现金及发行股份募集配套资金方式购买上海游唐100%股权,由此也带来了4.9亿元的高额商誉。

财报显示,2016年,大东南净利润巨亏1.86亿元,同比下滑1312.93%,2017年继续延续跌势,净利润同比下滑205.8%,亏损5.68亿元。经营不佳的同时,大东南还曾深陷控股股东非经营性资金占用和违规担保的漩涡。

2018年10月,大东南原控股股东大东南集团破产重整,2019年6月经由网络司法拍卖公开竞价程序,最终诸暨水务以12亿元竞价成功,成为大东南集团的重整投资者,并取得大东南集团所持有的上市公司5.24亿股股份,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27.91%,成为上市公司控股股东,诸暨市国资委也由此成为上市公司实控人。

不过,虽然公司已经易主,但原控股股东“余威”尚在。2020年5月26日即有投资者在互动平台上表示,“大东南集团在资本市场的名声太差了,公司应该立即改名,与大东南集团彻底切割,这是目前最迫切的工作。”

东南的原控股股东大东南集团也正是导致其走入困境的一个重要因素。例如,2019年2月,大东南集团已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同时因“失信被执行”事件还让大东南陷入“连带责任”的处境。而大东南集团的破产重组程序和被动减持也在一定程度上加剧了大东南的危机。

同时,对于大东南“优秀”的中报业绩,也引起了部分投资人质疑,2020年7月7日就有投资者在互动平台上表示,“公司会不会是为了能摘帽把今年明年的利润早早地都算到去年年报与今年一季报上去了?”

大股东易主,大东南能否迎来新生,公司经营状况能否就此改善并扭转,还是未知。不过,就当下业绩表现和经营情况而言,投资者维权尚有保障,中小股民宜抓紧时间进行索赔。对于相关事项后续进展,《红周刊》也将持续保持关注。(本刊记者 何艳)

推荐内容